长春信息网

首页 > 本地信息 / 正文

我的粗心大意,耽tali regal误了父亲的病情

网络整理 2017-08-20 本地信息
(原标题:我的粗心大意,耽误了父亲的病情)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他是异常爱你的。他知道你身上流着他的血,你的快乐幸福就是他的一切。我们是不是应该还这样厚重的一份爱,给那个深爱我们的父亲?可是,在我父亲身患重病,最需要我拿主意的时候,我又是怎么回报他老人家的呢?!

父亲的幸福童年

父亲的祖籍是河北省乐亭县。早年,祖父兄弟几人挈妇将雏闯关东来到东北,从此便在长春扎下了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祖父曾在长春市某银行任协理(相当于现在金融部门客户理财经理或柜员),在当时已属中产阶级。祖父祖母一生养育了七个孩子,三男四女,父亲排行老三,是家中长子。由于当时家境优渥,父亲的童年过得无忧无虑,总是被人高看一眼,厚爱三分。比如每到过年过节,到家中拜年的亲戚朋友都会给父亲这个“大少爷”数额不等的压岁钱。

那时,祖父经常向还处于懵懂之中的父亲灌输“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的思想,激励父亲拼搏进取。这句话大体的意思就是:当父亲有权有钱的时候,人们对他的子女都很尊敬;当孩子长大了,有权有钱的时候,别人自然对他的父母很尊敬了。

那些儿时的生活细节在父亲的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我们很小的时候,父亲曾无数次津津乐道、不厌其烦地向我们讲述那段经历。谁料想,父亲的幸福童年很快就结束了。

年轻的父亲挑起家庭重担

随着解放长春战役的打响,城内粮食奇缺,物价飞涨,常常是一个金戒指只能换一个玉米面大饼子。为了生存,祖父拉家带口加入了逃亡大军。等战争结束,祖父一家人又回到城里,但几处房产已被当作无主财产充公,从此家道中落。

祖父后来又失去了银行的工作,也从此失去了经济来源。迫于无奈,祖父和别人合伙收废品,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几个孩子逐渐长大,相继到了上学的年龄,家庭开销越来越大,迫不得已,祖父只能变卖家里为数不多的值钱东西维持生计,直到后来坐吃山空,孩子们只能饥一顿饱一顿。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祖父要把七个孩子养大成人,其难度可想而知。

随着家庭生活陷入困境,父亲也从“大少爷”一下变成了“穷小子”。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作为家中长子,他要有所担当,替父母分忧解愁。

中学毕业后,父亲没有选择继续求学深造,而是早早地参加工作,挣钱养家。父亲16岁那年就到当时的金属线材厂当学徒工了。学徒工不仅辛苦,而且工资较低。父亲三年学徒期间每月工资只有18元,三年后出徒,工资才达到每月21元。这为数不多的工资,对缓解家庭经济困境起到了很大作用。父亲的几位姐弟都相继完成学业,从而改变了命运,他们至今都对父亲当年的付出和担当心存感激。

父爱无边

由于家庭经济负担较重,父亲直到26岁才结婚成家,在当时已属大龄。婚后,父母先后有了三个孩子。有三个孩子的家庭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比较普遍。

父亲一直在工厂当工人,那时我们一家人住在工厂分的家属区平房里。由于是计划经济时代,一个工厂就是一个小社会,衣食住行几乎样样都涵盖。小时候,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和胡同里的小伙伴们结伴同行,到父亲所在的工厂看电影、洗澡、喝免费汽水。

那个年代物质匮乏,母亲只能精打细算,节衣缩食,我们兄妹三人的衣服鞋子都是母亲买来布匹亲手做的,而且经常是我穿过的衣服鞋子弟弟妹妹们接着穿。

家属区职工宿舍都是连成片的,每当夜幕来临,家家户户的烟囱上都冒起了炊烟。可当揭开锅盖,几乎每家每户吃的都是玉米面大饼子、高粱米饭等粗粮,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顿饺子。那时我们正处于长身体时期,家里偶尔改善伙食做细粮时,父母总是不舍得吃,而是留给他们的三个孩子。

那时家中取暖做饭都是烧炉子,冬天晚上睡觉时为了保温,大多数家庭常常多加些湿煤将炉子里的火压上。但这种做法也是极其危险的,由于室内空气流通不好,极易造成煤烟中毒,不时有人因此丢掉了性命。

那年冬天,我家也发生了一次煤烟中毒,是父亲救了全家人的命。记得那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只感觉头晕恶心、眼花缭乱、全身疲乏无力。虽然意识清醒,但我已无力起来,也说不出话。这时家里其他成员也相继醒来,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

父亲马上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急忙挣扎着穿好衣服,艰难地走出屋并大声向邻居呼救。由于抢救及时,我们一家人全部得救,而且没有留下后遗症。

我们兄妹三人相继到了上学年龄,每天早上天不亮父母就会爬起来为我们准备早饭,同时装满饭盒。记得那时候我最爱吃的午饭就是小葱拌豆腐和大米饭。这两样食品现在早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可在那个年代,大豆腐都要用粮票买,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

后来父亲为了改善家境,主动申请调到工厂销售部门。销售工作经常要走南闯北,有时一去甚至十天半月不回家,非常辛苦。

父亲每次出差从外地回来的时候,都会给我们带回一些全国各地的土特产。当父亲像变魔术般从行李袋里一样样地取出诸如对虾、香蕉、石榴以及糕点糖果等各种好吃的食品时,我们兄妹三人早已垂涎欲滴,迫不及待。而这时父亲总会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绝不动一口。

记忆中,儿时小伙伴们夏天爱玩的就是放风筝。有的小伙伴做的风筝比较拉风,而我由于比较笨,做出的风筝很一般。在我的央求下,父亲破天荒地答应为我制作一只风筝。没想到不到一天时间,父亲就用竹片做了一只非常形象的蛤蟆风筝。看到小伙伴们一个个羡慕的眼神,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父亲在工作中一丝不苟,任劳任怨,多次被工厂评为先进生产者。父亲一生中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加入党组织,但遗憾的是直到退休也没有实现这一愿望。后来,父亲把希望寄托到我们三个孩子身上,希望我们要求进步,学业有成,为家族争光。我作为家中长子,父亲对我寄予厚望。

1988年,19岁的我参加了工作。虽然我最初只有中专学历,但上世纪80年代中专毕业国家是包分配的,是吃“皇粮”的国家干部,父亲对此颇感自豪。

参加工作第二年,恰逢省直机关第一次面向社会招考机关干部,在父亲的鼓励下,我鼓足勇气参加了考试。本以为不会有多大希望,没想到幸运女神向我伸出了“橄榄枝”,我被录取了。

新单位要求我在半个月内自行办好调转手续,没想到原单位却不肯放行。主要领导的理由是:我走了,找不到可以代替我工作的人。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眼瞅着报到期限将过,父亲也为我的事寢食难安,整天唉声叹气,一筹莫展。其实办法是有的,那就是去找领导求情,我认为是领导挑我理了,对我事先不告知原单位而选择“攀高枝儿”心怀怨怼,俗话说,“挨鞭子不挨棍子——吃软不吃硬”嘛。可是父亲一辈子自视清高,从来没求过任何人,也最瞧不起低三下四、委曲求全的人。但为了我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父亲最终下定决心做出了他一生当中最难做的决定,在一个傍晚,带着我到原单位主要领导家,求他放我走。

当时那位领导并不在家,他的家人接待了我们,父亲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地和领导的家人说着小话儿。父亲本来一米八的大个儿,膀大腰圆,可那时却显得有些猥琐和卑微……

令父亲和我颇感意外的是领导的家人似乎很理解,答应领导回来后转达,就连我们为表达心意带去的水果等微不足道的礼品也不肯收下。

事情终于办成了,我长舒了一口气,也从心底感谢父亲。我知道,父亲是为了我才违背了他的做人准则。

1996年,我结婚装修房子时,父母不但倾其所有,而且父亲一直亲力亲为。有一天,装修人员为了赶进度,一直施工到凌晨两点钟,已见苍老且疲惫不堪的父亲始终陪伴在现场……

父亲爱我们,我们也爱父亲,而我们对父亲的爱至多也只能算得上是条透明的小溪,与大海的浩瀚相比,根本微不足道。难怪我经常听人说,父爱无边。

父亲病倒了

上世纪90年代末期,一些国有大中型企业由于效益不佳相继倒闭,父亲工作了几十年的工厂也未能幸免。父亲提前退休回家,并因此失落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父亲逐渐看开了,开开心心地享受着退休生活。父亲的退休生活挺惬意,跳舞、打麻将,不时还喝点小酒。

父亲的厨艺很好,总能做出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而父亲最爱吃的下酒菜就是酱鸡爪和红烧肉。由于爱饮酒且偏爱高胆固醇饮食,父亲的身体较胖且虚弱。

突然有一天,父亲中风了,后来经过住院检查诊断得知,父亲中风是由于风湿性心脏病引发的。父亲年轻时就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但当时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也没有进行医治。这种慢性病最初几十年可能没有任何症状,但随着病程的发展会越来越严重,严重时可引发房颤,从而导致脑梗死,危及生命。

父亲自从生病后,身体越来越虚弱,后来又患上了癫痫病,而且发作的频率间隔越来越短。这种病同样也是要命的。

由于先后患上多种疾病,父亲每天都要吃十几种药物,不仅身体越来越差,而且性情也发生明显了变化,对母亲的依赖感更强烈,同时也经常疑神疑鬼地向母亲发脾气。

母亲退休后在社区还有一份工作,但由于放不下患病的父亲,大多数时间只能选择留在家里守护父亲。父亲的中风导致手脚活动不便,但他又不愿听母亲的话总待在家里,有时会趁母亲不在家下楼散心。他一步一挪,异常艰难地走到楼下不远处的凉亭,默默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周围的人聊天。有好几次,父亲走路时不小心摔倒,脸和腿都磕出血了,令我们全家人都十分担心。

十多年来,母亲被父亲的病折磨得心惊胆战,憔悴不堪,身体每况愈下,特别是还患上了顽固的失眠症和面部神经痉挛。不知有多少次,父亲在夜里睡梦中癫痫病发作,母亲在惊吓中手忙脚乱地寻找各种药品并紧急处置,情急之下偶然会通过掌掴的办法让父亲清醒,竟也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可怜天下父母心。母亲宁愿选择独自一人承受照顾父亲的艰辛和痛苦,也不愿给她的儿女们添麻烦。如果所有的措施都无效,无奈之下,母亲才会打电话向我的弟弟和妹妹求助,而很少在第一时间找我。因为弟弟妹妹住的地方离父母家较近,最主要的是我年轻时就有神经衰弱的毛病,尤其是在父亲患病的这些年比较严重,母亲担心我的身体健康。

当通知我时,往往是父亲已被弟弟妹妹们送到医院并办好了住院手续。对此,我一直深怀愧疚。

病中的父亲是孤独寂寞的,如果我几天不给父亲打电话或超过一周时间没有去看望父亲,父亲就会坐立不安地问母亲:“大儿子最近怎么没来看我,也不打个电话?”而每次打电话没说上两分钟,父亲就会说:“老爸挺好的,不用担心,你忙你的,别耽误工作,撂了吧。”

我耽误了父亲的病情

一年多以前,深受病重折磨的父亲又出现了排便习惯的改变,如便次增多,腹泻或便秘,后期出现黏液便或黏液脓性血便。胃口也不好,人也逐渐消瘦。母亲有些担心,经常在电话中和我讨论、分析父亲的病情。

而我有限的知识全部是从百度中搜索出来的。我自作聪明地替母亲分析,父亲可能是患有慢性肠炎,便血可能是由于痔疮或服华法林引起的。父亲的风湿性心脏病需长年服用华法林,而华法林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可能引发出血。

多种病因都想到了,可我唯独没有想到父亲的症状最有可能是万分凶险的癌症。现在想起来,我都对自己痛恨不已,如果那时能够及时去医院检查救治,父亲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但世上没有后悔药,有些过错是无法弥补的。

母亲为父亲买了很多种治疗胃肠疾病的药物也不见效,有时父亲还会不自觉地大小便失禁甚至便血。但父亲的这些典型症状仍然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因为我一直担心的是父亲的其他几种疾病,加之父亲自己行动不便,他也不愿意去医院。

去年,父亲73周岁了。民间流传着“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接自己去”的俗语,我自然不会迷信,希望父亲能够长寿。但每次我回到家中,看到老态龙钟、病情日益加重的父亲,都有一种即将失去父亲的感觉。因此,每当离别时我都会莫名伤感,总会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拥抱父亲,忍住泪水给父亲打气:“老爸,一定要挺住!”

“大儿子,你放心,老爸没事。”父亲此时总会表现得很坚强,我临走时他还不忘说上一句:“干好你的工作,不用担心老爸。”

今年3月9日,父亲的状态越来越不好,肚子胀,排便不畅,吃不下饭,异常难受。这次是他主动要求上医院检查的,并且自己找出住院所需要的有关物品。

我和弟弟妹妹把父亲送到某大医院,住进了消化内科病房。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父亲虽然很难受,且行动不便,但还是坚持迈着蹒跚踉跄的脚步自己走进车里。

直到那时,我还天真地认为,父亲只不过是慢性肠炎,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就会康复回家的,万万没有想到,我们父子不久将阴阳两隔。

父亲住院当天,拖着病体艰难地做了各种检查。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主治医生看过片子,又仔细察看了父亲的症状,顿时眉头紧蹙,让我跟她到医生办公室说话。我心里一惊,自感父亲的病凶多吉少,都迈不动脚步了。

主治医生指着片子说,虽然症状是肠梗阻,但怀疑父亲患的是结肠癌,由于父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无法做病理,所以现在只能是怀疑。但主治医生根据多年的医疗实践,判断父亲的病90%以上是恶性肿瘤,而且是晚期。主治医生建议目前只能选择保守治疗,维持一天算一天。参加会诊的外科医生也说,从片子上看,癌细胞已经扩散了,手术意义不大,而且父亲目前的身体状况手术风险很大。

我们一家人如遭五雷轰顶,简直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此时我更是捶胸顿足、心痛如割,悔恨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耽误了父亲的病情。后来我查阅了有关资料,得知结肠癌虽然是一种非常凶险的恶性疾病,但病程可长达十余年,如果最初能够及早发现,是完全有可能治愈的。可当初父亲出现消化不良、大便潜血等早期症状时,并没有引起我应有的重视,这也是我至今追悔莫及、无法原谅自己的地方。

当时我强忍悲伤,问主治医生父亲还能活多久,医生说很难超过30天,同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我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可幻想却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

回到病房,一家人强颜欢笑,告诉父亲没什么大毛病,很快就会痊愈出院。父亲直至最终离世也不知道自己患的什么病。

医院对父亲的治疗方案主要是禁食、禁水、胃肠减压和灌肠,仅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做过胃肠减压的人都知道,插鼻管的过程异常痛苦难忍。父亲痛苦不堪,无法忍受护士的操作,不予配合并大喊:“哎呀,疼啊!”

我在一旁看着心如刀割般难受,可还是不得不哀求父亲要忍住。而在我心里,早已对父亲说了一万句“对不起”。

弟弟向单位请了假,坚决要求留下来全程陪护父亲。父亲也心疼我,怕我晚上护理休息不好,让我回去。我真不忍心让弟弟独自照顾父亲,也不忍面对父亲痛苦的表情。由于自知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大,我只得暂时离开。回到家后,我忍不住失声痛哭,伤心不已。一连多日我都无法入眠,没有什么胃口,体重也下降不少。

一家人终于能够面对残酷的现实了,只希望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够少些痛苦。连日来,弟弟对父亲照顾得非常周到细致,虽然辛苦又休息不好,却毫无怨言;妹妹也是忙完了工作就马上赶到医院,为护理父亲的母亲和弟弟送饭。

父亲即使病成这样,却还在为我着想。每天下午我忙完了工作到医院看望父亲时,没待上多长时间,父亲就会赶我走:“我没事,有你弟弟护理我就行啦,忙你的工作去吧。”

经受饥饿和病魔的双重折磨,父亲一天天消瘦衰弱下去,每当病房里有人吃饭时,父亲的目光都会一直注视那人。对美食很有讲究的父亲太想吃东西了,可他却连一口水也不能喝。

父亲有几次不堪忍受痛苦,自己把鼻管拔了出来,可是没过多久,肚子又鼓了起来。后来又连续拍了三次片子,证实肠梗阻没有丝毫解除,全家人做梦都盼望发生的只有百分之一概率的“奇迹”,并没有发生。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4月22日15时40分,父亲在住院第45天,距离自己的74周岁生日还有不到3个月的时候,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给父亲烧“五七”那天,我由于公出在外地没有办法回来。当我返回长春时,弟弟和妹妹向我描述了当天发生的一个非常奇异的现象:一只小蜜蜂围绕着父亲的灵牌,转了一圈又一圈,很久才依依不舍地飞走。我心中豁然开朗,那只小蜜蜂一定是上天派来的天使,父亲一定是跟随天使去了美丽的天堂。

大林

“扪心”征文

征文要求:

1.3000字以上。2.以忏悔为主题,写自己的亲身经历。内容真实,语言朴素,反思到位(不必担心文笔不足,编辑会根据您的口述为您整理文字,来稿请务必留下电话,以便与您联系)。3.欢迎广大读者来稿。请自留底稿,稿件不退还。一经采用,即付稿酬。发表时可用化名。

电子稿请寄:

liuli211a@sina.com

手写稿请寄: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副刊部“扪心”(130022)

电话:0431-85374617

(原标题:我的粗心大意,耽误了父亲的病情)

Tags: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金亚洲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