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信息网

首页 > 本地信息 / 正文

金365betok.vip哲宏杀人疑案今再审开庭 家人:总算见到了曙光

网络整理 2018-10-24 本地信息
(原标题:关押23年四次被判死缓金哲宏家人谈再审开庭:“这么多年总算见到了曙光”)

金哲宏被指曾强行与被害人发生关系

1995年9月,吉林省永吉县双河镇新立屯一年轻女性遇害,27岁的金哲宏于当年10月被警方收容审查,后被锁定为嫌犯起诉至法院。

多份判决书载明了金哲宏此前被认定杀人的过程:1995年9月10日17时许,被害人李艺乘火车从双河镇去永吉县城,途中遇到摩的司机金哲宏。李艺出价5元,让金哲宏将其送到了双河镇的邵家村去见朋友,而朋友不在家,金又将其带回双河镇,还将其带至母亲家中为她做饭。

判决书写道,金哲宏见李艺“作风轻浮,顿生淫念”,在将李艺送往旅店的途中,将李领至狭空处说:“给你30块钱,咱俩玩一下?”李要价100元,金见其不答应,便将李摁倒在地与其发生了关系。

事后,李艺称要上派出所告金哲宏,金唯恐事情败露,便将李摁倒,用左腿膝盖压住李的嘴,双手卡住李的颈部,过了五六分钟,看见李没气了才放手。其后,金哲宏把李艺放到自己的摩托车后座上,将李艺抛到了铁道附近的一处泥沟里,并用泥土等掩埋。

1996年11月9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金哲宏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金哲宏不服,提出上诉。1997年12月1日,吉林高院将案件发回重审。

吉林高院曾发函要求查清五大疑点

重案组37号注意到,1997年12月1日,吉林高院将案件发回重审时,曾在函件中要求中院查清五大问题:

一、作案动机是什么?二、作案的第一现场在哪里?三、能否确定被害人死亡的具体日期(时间)?四、卷中公安机关法医鉴定情况说明记载,从胃内饱满程度,胃内容物较完整程度分析,被害人李某在最后一顿饭后半小时至一小时后死亡,被害人李艺最后一顿饭在哪吃的,吃的什么以及饭后到被害期间的行动过程搞清楚。五、应进一步确定被告人是否占有作案时间?

1998年8月吉林市中院第二次一审的判决结果仍是死缓,吉林省高院再次将此案发回重审。

2000年5月,法院第三次一审,吉林市中院判决结果还是死缓,吉林省高院没有再发回重审,维持了死缓判决。金哲宏以其没有杀人,应无罪释放为由,提出申诉。吉林高院于2012年3月驳回申诉,金哲宏仍不服,继续申诉。

2014年4月29日,澎湃新闻报道吉林金哲宏案时表示,该案无直接物证和目击证人,定罪依据几乎仅是金哲宏的口供,他曾多次控诉被刑讯逼供。报道刊发当日,吉林高院官方微博随即回应称,将立即调取该案全部卷宗,认真调查了解情况,及时依法处理。

4年后的2018年5月8日,吉林省高院决定再审金哲宏故意杀人一案,并向金哲宏送达再审决定书。在再审决定书中,吉林高院复查认为,原生效判决、裁定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

得知案件获再审金哲宏彻夜未眠

从1995年案发到2000年的5年中,该案经历了3次一审,2次发回重审,金哲宏4次被判处死缓。

金哲宏今年50岁。2018年5月9日,接到法院再审决定时,他已经被关押了23年。

▲金哲宏被四次判死缓,目前已被关押23年。资料图

其代理律师袭祥栋讲述了金哲宏接到再审决定后会见时的状态,当天下午两点,他在吉林某监狱会见室见到了金哲宏。他在管教的陪同下拄着双拐“颤颤巍巍”地走到会见窗口,抹着眼泪抽泣。

“他伸手从衣服里拿出揣得皱皱巴巴的再审决定书递给我,‘袭律师,我等了二十三年的这张纸,总算拿到了。我昨天看了当场嚎啕大哭,把管教们都吓坏了,问是不是又给维持(驳回)了?我说要再审了!当时我哆嗦得都签不成字,浑身发抖,法院的俩人一直安慰我,不让我情绪激动,让我耐心等着开庭。我回到监区一直哭,反复看这个再审决定书,一宿都没睡着觉’”。袭祥栋描述道。

再审现场:检方辩方均认为证据不足应予改判

今日上午9点,吉林金哲宏案在吉林省高院再审开庭。金哲宏的两个姐姐以及二哥都来到法院,弟弟金哲松专程从韩国赶回国,金哲宏的独子也从北京赶到,一家人一起在法庭外等候。由于涉及个人隐私,案件不公开审理,家属未能进入法庭旁听,与媒体在庭外等候。

▲今日金哲宏案再审开庭,其家属和律师在法庭门口。新京报记者袁静伟摄

法庭审理将近四个小时。金哲宏另一位代理律师李金星介绍,该案在作案动机、作案时间、作案地点、凶器等定罪的关键问题上存在疑点。庭上出庭检察员与辩护律师意见一致,双方均认为此前判决所认定的金哲宏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改判纠正。

中午12点50左右,案件宣布休庭。李金星表示,在服刑期间身体状况不佳的金哲宏今天坐着轮椅参与庭审,并几次在法庭上失声痛哭。法庭审理程序今天进行完毕,法官表示将对此案择日宣判。

金哲宏家人:哥哥被带走后母亲每天到路口等

10月22日,重案组37号在金哲宏老家,见到其儿子金永鑫。金永鑫拿出一件新的厚夹克,表示准备再洗一下,开庭给父亲带过去,“如果可以当庭释放,就给父亲穿上,毕竟这是个全新的开始。”金永鑫说,他同时还给父亲准备了新裤子和新鞋。

“我两岁多时候父亲被抓,对他印象不深,再见他时在看守所,已经六七岁了。”金永鑫说,虽然与父亲接触很少,但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事情一直伴着自己成长,“上大学前,我一共到看守所看他没有超过15次,大学我选在长春,离他比较近,自己有经济能力后,去看他的次数多了一些。”

金永鑫说自己上大学后,开始接手负责为父亲翻案。今年5月,金永鑫得知父亲案子得以再审的消息,马上把消息告诉了母亲。他说,这次感觉看到了希望,他希望父亲能够被当庭释放,如果父亲获释,他准备先在吉林与父亲生活几个月,与父亲相互熟悉一下,同时带着父亲熟悉一下当下的社会和生活节奏。

同样感觉有了希望的还有金哲宏双胞胎弟弟金哲松。2015年以后,他在韩国定居。此次为了参与哥哥的庭审,专程从韩国回国。

“23年啊,活生生地变成老头了!”说起哥哥的案子,金哲松几次哽咽落泪,他说自己在出国前,每次去监狱探望哥哥,告别时都是将手按在玻璃上,就像与哥哥击掌,说一句“等我再来看你啊”,之后强迫自己别回头。

得知哥哥的案子再审后,他把这个消息通过微信发给了所有的亲朋好友,金哲松说:“这么多年总算见到了曙光,23年啊,人能有几个23年,我现在只想跟他一起痛哭一场!”

金哲松说,这么多年,金哲宏在服刑期间一直表示不认罪、一直在申诉,因此不符合减刑条件,不能减刑假释;而家人们持续在外面帮助金哲宏申诉,时至今日,他仍记得母亲当年去世时的嘱托。

“我哥哥被带走后,我妈妈几乎不吃不喝不睡,天天到路口等儿子回来,后来病了躺在床上,半年后,就走了。她嘱咐我说:‘一定把大宏(金哲宏)救出来啊,他没杀人!’”

Tags:金哲宏   高院   法庭   法院   再审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