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信息网

首页 > 本地信息 / 正文

魔域海盗熊猫疫苗事件:有两位神秘的普通人 至今逍遥法外

网络整理 2018-07-26 本地信息
(原标题:疫苗事件:有两位神秘的普通人至今逍遥法外)

7月15日开始,长生生物在一周内被曝两次疫苗问题,一次是狂犬疫苗生产记录造假,另一次是其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因“百白破”检验不符合规定被罚款。

随后一篇《疫苗之王》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舆论影响空前。

7月22日,李大大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至此长生生物是彻底凉凉了。

但是多年前,山西和山东都爆发过比更加严重的问题疫苗案,其中有两位神秘的普通人,至今逍遥法外……

一、

2005年7月,山西省疾控中心发生一系列耐人寻味的人事变动,许多业务骨干陆续被一把手栗文元免职,其中就包括时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陈涛安。

这次耐人寻味的人事变动,令陈涛安感到可疑,“离开岗位后工资、奖金一点不会少,具体的工作任务竟然是长期休息?!”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2005年12月28日,一位来自北京的山西人田建国,被一把手栗文元任命为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从这一天开始,保障3500万山西人民生命健康的疫苗使用管理权,就由田建国掌握了。

那时田建国35岁,不明真相的群众看了他名片,会觉得来头挺大,又是秘书长,又是总经理的,垄断山西疫苗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法人代表就是他。

谁也没想到,这个田建国竟然是颗定时炸弹,山西的问题疫苗就是他一手导演的。

2006年6月,田建国推出“山西疾控专用”标签,粘贴在所有配送的疫苗盒上,这一要求也出现在山西省疾控中心、山西省卫生厅下发的文件中。也就是说,若无此标签,其他企业的疫苗无法进入山西市场。

田建国就是通过这个标签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

为了在他的疫苗上贴这个标签,田建国经常组织一些临时工、钟点工将成箱的疫苗从冷库搬到还没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楼一楼大厅,他们拆开包装箱,将疫苗堆了一地,堆得像小山一样。

田建国指挥这些人在闷热的大厅里,往疫苗盒上贴‘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

在外行田建国看来,这可能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内行人都知道,疫苗储藏需要冷藏避光的环境,如果在高温环境中暴露疫苗,就会导致疫苗效果降低、失效甚至引发严重过敏反应的情况。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给全省各地运送疫苗的冷藏车制冷机一直坏着,没有维修过。夏天跑地区一趟,都变成闷罐车了。这样被高温暴露过的疫苗,应该依法立即销毁,否则即是抗法杀人。

田建国怎么可能销毁?随后,山西近百名无辜的孩子因问题疫苗或死或残。

田建国一个外行是怎么当上医药公司的法人的?是通过什么手段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呢?他是北京的山西人,那么他打通了山西官场哪个关节,才拿下山西疫苗市场的?

他背后还有大鱼吗?

围绕田建国,有很多疑云待解。

二、

2006年,男孩强强注射了乙脑疫苗后,出现发烧症状,医生诊断为乙脑。医院发了几次病危通知书,虽然命最后保住了,但留下了后遗症,智力下降,学习跟不上。

2006年12月,女孩玲玲注射了流脑疫苗,不久后出现了思维不清、晕倒等不良反应,后来诊断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并留下了后遗症。

这样的惨案接连发生,这时的陈涛安科长坐不住了,2007年5月,他开始了他的举报之路。他向有关部门举报、复议、信访疫苗问题,他将多篇举报材料发布于网络。

田建国敏感地嗅到危险的气息,2007年9月,他向山西疾控中心提出终止合同,10月12日,山西疾控中心解除了他的配送中心主任职务。

2007年12月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发表《一家小公司是怎样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报道,率先揭露山西疫苗市场完整的利益链条,引起巨大反响。

文中所指的这家小公司就是北京华卫时代公司。

这么一个注册资金仅50万的小公司,却在2006—2007年22个月中创造近1个亿的利润。一时间舆论大哗。

于是,田建国在2007年10月15日“失踪”。

那时的田建国,只不过是一个背锅侠,当然没失踪。

10年后,山东疫苗案里,再现田建国的身影。

另一个当事人栗文元呢,他一点事都没有。如果说田建国是第一道防火墙的话,那么栗文元就是第二道防火墙,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锅,他也是要背的。

三、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栗文元主动请缨去支援汶川救灾,一来离开问题疫苗的漩涡,二来给自己来点政绩,也好消减问题疫苗的过失。

但是问题疫苗对山西儿童造成的严重后果是掩盖不了的,2008年8月,7名问题疫苗受害者家长,为自己的孩子讨要一个说法,他们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门前击鼓“要求立案”,但没有任何效果。

2008年11月,卫生部组织专家组来山西调查问题疫苗,并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部分批次疫苗进行抽检,结果合格。

这个结果是用来安抚山西百姓“未来打的疫苗是安全的”,并没有解决问题疫苗在山西造下的罪孽——近百名山西儿童,致死致残!

这一年,“三鹿奶粉”事发,吸引了全国的媒体火力,山西问题疫苗的媒体关注度也渐渐式微。

2009年,因三鹿奶粉事件,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的孙咸泽受到行政记过处分。

倒霉的孙咸泽,蛰伏一段时间后,调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任副局长、药品安全总监职务的时候,山东疫苗又出问题了。2018年2月,他被免职。

四、

2009年12月,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免职。

此时,纸已经包不住火,栗文元需要作为第二道防火墙出场了。随后,为了安全起见,第一道防火墙田建国,也悄无声息地把公司变更了名称和法人:

2010年2月8日,北京华卫时代公司举行了一次股东会议,决定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北京华夏德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田建国出让39%的股权给赵保刚,出让31%的股权给曹秀芬。法定代表人和经理则为曹晓刚。

而那个股东赵保刚,跟日后山东疫苗案也有瓜葛。

至此有两道防火墙护体,背后的大鱼们终于松了口气:一个当事人失踪,另一个当事人免职,你们这些不依不饶的被问题疫苗毒害的家长,还想咋样?

2010年3月17日,时任《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在调查半年后,推出近两万字的长篇报道《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山西疫苗乱象调查》。

山西疫苗问题再次推向风口浪尖。

2010年3月19日,山西数位家长从吕梁、临汾等多个地方赶到太原,希望能为自己或死或残或病的孩子讨一个说法。一位家长当天下午还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欲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不过法院未立案。因为那家公司不存在,公司的法人田建国也“失踪”了。

2010年3月19日,举报人陈安涛称,他掌握了很多华卫公司违法违规的证据,一直在等待调查组,但没人找他,陈涛安表示不怕压力,一定要努力让事件真相大白于天下。此前,他曾在博客中举报了两个官员,一个是李书凯,时任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另一个是栗文元,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主任,已被免职。

2010年3月21日,卫生部派出8人专家组已抵达山西,协助指导当地开展调查工作。将对报道涉及的所有患儿将逐一进行排查。

同时,举报者陈涛安和三名受害儿童家长收到恐吓短信。短信称,如果他们不再追究山西疫苗事件,将给他们五万或十万元;如果继续“闹”,可能花钱找人砍他们一条腿。

这一天,记者想采访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时,却被告知栗文元携一家三口赴澳洲“旅游”去了。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一个当事人失踪了,另一个当事人“旅游”去了!

3月22日,山西政府举办发布会,官方说法称:

栗文元在负责与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合作进入山西疫苗市场的问题上,没有经过严格的招投标程序。省疾控中心聘任销售方法人代表田建国为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违反了相关的人事管理规定。按照协议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应交50万元风险抵押金,栗文元曾违规将其中27万元购买小轿车个人使用,调查组介入调查后已纠正。去年底,栗文元已不再担任省疾控中心主任职务。目前,未发现栗文元其他问题。涉及北京华卫公司与省疾控中心合作有关问题将由相关部门调查处理。

2010年4月6日,再开了一次发布会,公布了此次问题疫苗的调查结果:

第一,2006-2008年期间,山西省主要的疫苗可预防传染病的发病水平总体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第二,2006-2008年期间,山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报告率没有出现异常升高,在时间、地域、疫苗种类分布上也未出现聚集现象。疫苗异常反应报告发生率,未超过国内外监测报告水平。

……

结论"山西的疫苗乃至全国的疫苗是安全的,可以放心的接种,我想这是我们和广大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就这么一锤定音,没有人再敢有异议。

2010年5月12,因签发王克勤的调查报告《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被免职。

2010年6月9日,山西疫苗事件中消失了很久的重要当事人———携全家去澳大利亚旅游的、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再次现身。

他开着山西厅级干部才能乘坐的行政车,在太原街头到处乱转。他还得意洋洋地说,正等着山西省卫生厅给他重新安排工作。而这辆车,就是山西省卫生厅给他提供的。

显然,栗文元并未受到什么处分。

2011年7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职。

至此,曾经引起全国轰动的山西疫苗案,就这么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

五、

按下葫芦浮起瓢,山西疫苗事件告一段落时,山东疫苗又出问题了,山东的问题却跟山西疫苗案也有一定关联。

2013年6月至2015年4月间,药剂师庞红卫先后在山东省聊城市、济南市天桥区等地雇佣人员、租赁仓库,从国内多地购进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口服轮状病毒活疫苗及乙型肝炎人免疫球蛋白等多种药品,存放在不符合疫苗等药品冷藏要求的仓库内,向山东省及国内多地买家销售,并以“保健品”等名义通过不符合冷藏要求的运输方式发送疫苗等药品,销售金额合计7497万元。

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间,庞红卫女儿孙琪在明知母亲非法经营疫苗等药品的情况下,参与从事记账、收发药品、办理银行转账等经营活动,参与的销售金额合计4266万元。

2015年4月,庞红卫和女儿孙琪被抓获。

2016年3月22日,针对山东疫苗案,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称,9家药品批发企业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可能是造成涉案疫苗流入非法渠道的主要责任者”。河北省卫防生物制品供应中心名列其中。

河北省卫防生物制品供应中心的法人在一个月前还是赵保刚,他却在快要查到他时,顺利脱身卸任了法定代表人的身份。

这个赵保刚,也是北京华夏德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而北京华夏德众公司就是之前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变更而来的,没错,就是田建国之前的公司,就是山西疫苗案涉案的那家公司。

2017年1月24日,这对母女分别被判刑19年和6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六、

虽然山西山东疫苗案都尘埃落定,但是其中的两位神秘的普通人——田建国和赵保刚,却都化险为夷逍遥法外。

诡异的是都那么巧,在山西疫苗案东窗事发之前,田建国顺利地脱身,他的公司还在经营,后来还变更过公司名称,为什么官方说他“失踪”了呢?为什么没人查他呢?

赵保刚又是什么身份?他能进入田建国公司,并获得39%的股份,他在山东疫苗案事发之前一个月,跟田建德一样,顺利脱身,为何没有人追查他呢?

至今,田建国和赵保刚仍然是北京华夏德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他们每人拥有多家公司,且都在经营。

这两位神秘的普通人,捅了那么大的搂子,为毛还能明哲保身全身而退?他们背后的大鱼落网了吗?

(来源:万小刀)

Tags:疫苗   疾控   药品   造假   逍遥法外   神秘人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金亚洲提款